贵阳夜网论坛_贵阳夜生活-贵阳最cool的桑拿,spa,夜店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夜场好声音:寻访武汉酒吧驻唱歌手(图

2017-3-23 15:20| 发布者: administrator| 查看: 95| 评论: 0|来自: 武汉夜生活

摘要:   《中国好声音》正热播时,李冰曾发微博感叹:知道为什么这些歌手都说“知足”吗,是因为他们过去的生活太苦了!没有这个舞台,他们将在各种酒吧里唱下去,自生自灭,一名不文。   上世纪80年代,武汉的夜场名 ...

  《中国好声音》正热播时,李冰曾发微博感叹:知道为什么这些歌手都说“知足”吗,是因为他们过去的生活太苦了!没有这个舞台,他们将在各种酒吧里唱下去,自生自灭,一名不文。

  上世纪80年代,武汉的夜场名叫“歌舞厅”。据武汉早期走红的酒吧歌手李冰回忆,他的第一次登台就是在璇宫歌舞厅,那时的老汉口都喜欢去歌舞厅,偌大的圆形池子里人挤着人,武汉夜生活跳时兴的慢三、国标,也有跳迪斯科的新潮场所。舞厅大多灯光昏暗,老板为助兴,长期聘请歌手现场表演,而档次高一点的则去,当然,表演也分三六九等。比如,李冰当时在亚酒,唱的就是英文歌,老板们带着女眷,听得兴起,会给可观小费,他们觉得那是品位,但若去普通一点的和舞厅,就会选择谭咏麟、张国荣等人的歌来唱。

  在武汉的酒吧驻唱中,从不缺乏实力唱将,而戴月凭借着个性化标识化的嗓音得到了众多粉丝,在酒吧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戴月坦言不靠卖相只靠实力,田震、黄小琥的很多歌经过重新编曲演绎,都有了独特的戴月风格。


  1993年,李冰在圈内已经小有名气,他和另外7个音乐人组成了一支乐队,取名UP,活跃在各个场子之间,以唱英文歌为主。再后来,歌舞厅逐渐被酒吧所取代。随后因为种种原因,“UP”被解散,其中一拨人去了红色恋人,另一批人则去了神曲。到2009年,红色恋人在江城大大小小嗨吧的挤压下也因亏损关门,于是次年李冰和朋友在花园道合伙开了这家“恋”酒吧。

  最后聊到武汉时下的酒吧音乐文化,李冰说,“氛围越来越差,酒吧离音乐也越来越远。许多人追理感观上的刺激,音乐渐渐沦为配角或者可有可无,这不能不说是最遗憾的事。”

  年轻的肖家胜接受能力极强,凭借这自己的努力和不俗的唱功很快在广东惠州打下自己的名号,年纪轻轻的他被当地的歌迷观众封为“武汉夜生活之下的小谭咏麟”。就是这样武汉第一家歌舞厅开业时,老板找到了肖家胜,请他回武汉驻场表演。

  出场:李冰,90年代武汉当红歌手,音乐酒吧老板,编曲录音创作与一体的音乐人,20年歌厅演唱生涯。 上世纪9

  据李冰介绍,演唱半小时150到200元左右,武汉酒吧歌手的这个行情10年都没怎么变过,运气好的话一晚上可以跑两到三个场子,但也不稳定。而武汉数百家酒吧,长年固定有歌手驻唱的音乐酒吧只有十来家。

  武汉第一代的酒吧大概始于上世纪90年代初,神曲、红色恋人、回归97、老友记等酒吧如雨后春笋般诞生。到2003年,江滩长廊式酒吧掀起了嗨吧流行风,“人们像疯了样的,在震耳欲聋的音乐中找寻刺激。”

  随着后来酒吧的兴起,这样单纯听歌跳舞的歌舞厅逐渐,更多的年轻人开始走进酒吧,跟近距离的欣赏歌曲,更中心的消遣娱乐。而这时候的肖家胜也开始了自己的转型,由台前转为幕后,创作汉味方言歌曲。

  在很多人看来夜场歌手收入都很丰厚,每天都光鲜亮丽的出现在大家面前,“其实他们是只看到小偷偷钱,没看到小偷。”说起入行的艰辛,贝贝颇有感概,我经常顶着30度的高温穿靴子皮衣去赶场,没办法来不及换演出服,估计那时街上的人都把我当神经病,冬天也难过,一层薄薄的演出服顶多披个外套就要出门。做这一行收入也不是很稳定,好的时候一个月可以赚上万块,不好的时候也只有两三千,而且花销特别大,购置表演服,交通费等等。贝贝现在最大的梦想就是想去参加《中国好声音》,“虽然一直在酒吧唱,但还是想去更大的舞台上检验一把自己的实力。”

  出场:肖家胜,80年代末武汉歌舞厅最红歌手,武汉第一家歌舞厅歌手,汉派音乐词曲作者。他的歌声给80年代的武汉街坊们带来一股浓浓的港台风。

  导演汪江波告诉记者,《中国好声音》让人们记住了戴月这个来自江城武汉的酒吧女歌手,于是他萌生了为来自武汉夜场的“好声音”制作一期节目的想法。在他看来,能够在酒吧驻唱的歌手都是真正的实力派唱将。

  25岁的贝贝是湖北省艺校美声专业科班出身,毕业不久就开始在武汉的酒吧和音乐餐厅当驻唱。每天晚上6点是餐厅,10点要去恋吧,11点还要赶去兰会所,每晚如此,别人可能觉得夜场有些乱,贝贝坦言自己唱了一年多,就跟、普通白领上夜班一样,唱完就走人,根本没有什么应酬和交际,唱好自己的歌就行了。

  上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是武汉黄金岁月。“虽然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酒吧,但那时武汉的歌舞厅、无论是质量还是数量在全国都是数一数二的,如此旺盛的需求孕育出一大批很有实力的歌手。”

  2000年以后:武汉的夜店进入了一个繁荣期,有大众喜爱的慢摇酒吧,也有安安静静听音乐的清吧,还有小众们狂热的摇滚乐队酒吧……而酒吧歌手们除了唱现场还纷纷出现在各大真人秀的歌唱比赛节目、组乐团、出专辑,从小众的酒吧圈子走到大众面前。

  因为《中国好声音》的热播,让我们认识了许多酒吧驻唱歌手的“好声音”,于是“酒吧音乐”和它连带的酒吧文化、酒吧歌手成为人们关注的热点话题。

  那时有着专业基础的酒吧歌手并不多,毕竟是个“”的东西,但仍然有大批热爱音乐的年轻人,地涌了进来。

  1989年,水晶宫歌舞厅是武汉第一家歌舞厅,用的全是进口设备,还专门为歌手配备了舞群表演,随着听歌看表演的人越来越多,武汉大大小小的歌舞厅越来越多,肖家胜的活也是接不完。他回忆:当时我唱一场可以拿到100元,一个月勤快点也有上万元的收入,可以说那时是武汉歌舞厅最繁盛的时候。当时观众最爱的就是谭咏麟和张国荣,《爱在深秋》在肖家胜的歌单中是必点歌曲。

  近日在武汉综艺脱口秀栏目《强兵强将》现场,我们见到了肖家胜、李冰、戴月、胡波和贝贝,作为武汉汉最具代表性的酒吧驻唱歌手,他们受邀担任节目嘉宾。

  38岁的戴月在酒吧驻唱已经有十几年了,她以宽广的音域,独特的声音品质引得了广大歌迷的喜爱。而最近参加《中国好声音》的比赛却真真的让她火了一把。其实早在1996年的青歌赛戴月就凭借着一曲《嫂子颂》杀入湖北赛区20强,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被引荐到酒吧唱歌,一唱就是13年。戴月说自己的生活很简单,白天带伢晚上唱歌。每天晚上戴月都会在“老友记”、“汉口往事”唱满40分钟,白天多数时间都在陪女儿,不过参加好声音后工作比原来更忙了,活动邀约更多了,陪女儿的时间也变少了。

  27岁的胡波已经算是武汉夜店的资深唱将了,早在10年前他就开始走进酒吧唱歌,成就了自己小时候的歌手梦,虽然只拿一点点钱,但当时主要是为了锻炼自己。唱了几年,胡波组建一支乐队——Dish,2007年和朋友们一起北漂发展自己的音乐梦想。“当时还签约了一家唱片公司发行了一张自己的原创专辑。”在北漂的那几年是的,但胡波也没有放弃自己的音乐梦想,他相信把命运交给,音乐握在自己手中。胡波说如果只是玩玩音乐,生活会简单得多,不用考虑谁能接受,只要自己喜欢就可以了,但是当音乐成为职业,需要靠此吃饭的时候,才知道现实是如何。就算一遍遍修改,也未必能让每个人都满意。对每一个让梦想成为职业的人,青春就像放在沙漏中,也许有一天剩下的只有空瓶子。

  他们中是否有人能通过选秀冒出头,或是通过多年的历练成为“一把不被人熟知但值得珍惜的好声音”,这些都没有,有些人会像星星般升起,更多人则像云般无名地飘散。

  李冰属于武汉早期走红的那批酒吧歌手。在学生时代就写歌,背一把吉他穿梭武汉各高校演出,作为武汉原创音乐第一人,他有自己的市场。总有些熟面孔坐在,待他唱毕掌声四起。 现在的李冰游走于歌手与老板之间,看过身边太多为生计放弃音乐理想的人,他说自己是幸运的,至少了下来。

  “所有的酒吧歌手,都在用自己的年轮丈量这条成名。因为这是改变境遇唯一的径,是唱几支歌一百和一万元的距离。”李冰说,“但观众就爱看草根在舞台上绽放的样子。这给了他们想象的空间——平也有可能成就梦想。但实际上,草根逆袭,不过是节目组想营造的氛围。”

  前不久胡波回到了武汉,重新开始在酒吧唱歌,白天写歌词、作曲、练吉他这些都让胡波的生活紧张而充实。“音乐给人鼓舞,节奏让人快乐。哪怕途遥远,哪怕过程艰辛。就是摇滚,摇滚就是不服输的。”10年程,现在的胡波唱歌比原来更加投入,更能理解每一首歌想要表达的真实情绪。

  近几年,都市情调这个城市的夜晚,无数型男型女向这里围拢……迄今,武汉已有数以百计的大小酒吧,是中国酒吧最多的城市之一。酒吧歌手,则是在酒吧文化中与大众融汇在一起而成长起来的,虽然他们绝大多数的人还是没有红的机会,但舞台上的感觉和对音乐的热爱与支撑着他们每晚依旧过着跑场生活,这一代代的酒吧歌手亲身经历的故事中,有自己的变化,也有武汉和武汉人生活的变化。本期《新七天》一起来寻访那些唱响武汉夜场的实力派“好声音”。

  肖家胜是武汉第一批进入歌舞厅的歌手,上世纪80年代初,喜爱唱歌的肖家胜就去了广东惠州,当时南部沿海地区经济发达,晚上娱乐活动也丰富,于是自己到一家歌舞厅应聘成为了一名职业歌手。 1984年22岁的肖家胜参加了武汉市第一届轻歌大赛,“当时还没有流行歌曲这个说法,但是这里的轻歌类似于轻音乐,也就是我们现在说的流行歌曲,当时去比赛得了第一名,于是就想唱歌能不能挣钱养活自己,由于当时武汉还没有歌舞厅,就选择南下广东找活干。”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贵阳夜网论坛

GMT+8, 2021-10-24 01:37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